🔥一点红主任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20 12:12:32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20 12:12:32

我找到主任对他说:“主任,那个烧伤的病人我想收。呵呵,病房里的护士都说我疯了。“怎么又回来了啊?”我假装问他。于是每次我吃饭前都拨出一些菜和肉给他,我记得我那会还给他买过牛奶喝,买水果吃,偷护士的零食给他吃。于是每次我吃饭前都拨出一些菜和肉给他,我记得我那会还给他买过牛奶喝,买水果吃,偷护士的零食给他吃。患者入院后的70天颅内的出血没有进一步增加,一点一点地吸收了,我们赢了。”他看着我,眼睛里充满了哀求。广泛存在于自然界,是伤口感染较常见的一种细菌。患者入院当天:晚上,我努力地进一步去学习烧伤知识,打电话问主任,问老师......患者入院后第一天:创面的敷料又有大量的渗出,我上午做手术,下了手术给他换药,一换就到了下午,饭都吃不下了,太累、太臭。那个时候医院外科住院病人并不是很多,三十几张床位住着一半的患者,我让护士安排了一个空病房给他单独住。

那个时候我有些吃惊,因为这个病人,我和科里的师兄都有些闹翻了,没想到......推开换药室的门,我看到两个师兄在给他换药。从那天开始,我发现我的师兄们也经常出入他的病房查看他的病例。这个细菌有传染性,一个绿脓杆菌的患者可以把整个病房的其他有伤口的患者全部感染。离开医办室后我哭了,委屈地哭了。

我无情地拒绝了,他失望地离开了。

那段时间,我带着他的检查资料去上级医院找老师咨询,自己回去进一步学习,调整治疗方案。“xx床什么病?”我跑到医生站抓住我一个哥们问。我们眼神交汇的那一刻,他认出了我,他努力地抬起手指着我,嘴里“啊、啊”地叫着,声音很微弱。”问我的人是一位30岁左右的男性。我疯了一样跑到他的病房,他痛苦地“啊,啊”叫着,眼睛一直看着我,眼神里好像在说“救我,救我......”后来经检查: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(量少)。

我记得换药时我拿出高渗盐水的那一刻,主任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,他没有说什么,但是我感觉到从那之后他开始经常出入这位患者的病房了,开始询问家属、安慰、鼓励、陪伴......我记得是第5天开始,患者烧退了他开始能吃东西了,不再抵触我了,见我的时候也呵呵地咧着嘴笑。

老汉看着我拿着苍蝇拍追着苍蝇,咧着嘴笑着,笑得跟个小孩儿似的。

我去申请另一个空病房给这个患者用,一天用一个,每天都给之前住过的整个屋子消毒。

那天我和他的儿子在医院门口的小店喝了个烂醉。

两天后,我对自己的决定开始后悔了。

从那天开始,我发现护士主动把自己的水果和零食拿到他的病房。

烧伤后感染引起的发热是致命的,这代表着患者已经全身有感染的出现,如果控制不住,患者会因为感染性休克而死亡。

我知道我这些天的努力得到了他们的认可,那个时候我感觉我不是孤军奋战了!我又特么的哭了。

十年前,您没有说过一句话,除了“啊、啊”就是笑。患者的头上感染最严重,每天我需要揭开脓痂把脓液引出来,每天我都盼着渗出能少一点。

”主任看着我,犹豫了很久,“收吧,这个病人能不能活全看你了。患者入院后的70天颅内的出血没有进一步增加,一点一点地吸收了,我们赢了。

患者入院两周:从他住院那天开始,因为伤口感染,我每天都会给他换药,他全身的皮肤疙疙瘩瘩的,有些植皮处虽然已经贴合,但是因为瘢痕的形成显得疙疙瘩瘩的,看着让人不舒服。

感染后因脓汁和渗出液等病料呈绿色,故名。

走的那一刻我都不敢直视他,我觉得我有点对不起他。